中国市场监测中心


010-56902006


当前位置 :首页 > 数据中心 > 宏观经济 >

从外贸企业总经理到部长 62岁钟山掌舵商务部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27

  [摘要]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24日下午经表决,决定任命钟山为商务部部长。现年62岁的钟山接替高虎城的职务,全面“掌舵”商务部。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24日下午经表决,决定任命钟山为商务部部长。现年62岁的钟山接替高虎城的职务,全面“掌舵”商务部。

  

从外贸企业总经理到部长 62岁钟山掌舵商务部

 

  钟山 资料图

  商务部统一负责国内外经贸事务,不仅要处理纷繁复杂的内贸事务,更要处理好外贸纠纷。在全球“黑天鹅”事件频发、逆全球化思潮抬头的大背景下,由拥有丰富国际谈判经验和处理国际贸易纠纷的官员担任商务部要职,能否对推动中国外贸转型升级和提升国际金融占位提供更强的动力和信心,值得期待。

  “钟山的办事风格可以用‘认真’来形容,举个例子来讲,在调研企业、市场时,钟山所提出的的问题十分精准,一听就知道他在这些调研之前自己做了功课,并且针对不同的行业,他有不同的提问逻辑,这应该与他曾经的企业管理经历密不可分。”一位商务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给了他擅抓‘痛点’、精准定位的优点。”

  曾在地方主抓商务外贸工作

  商务部官网的信息显示,钟山1955年出生于浙江上虞,1972年7月参加工作,197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浙江大学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

  作为土生土长的浙江人,钟山之前一直在家乡任职,从长广煤矿公司教育处的一名干事直至浙江省副省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钟山在地方任职的经历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早期丰富的企业从业经历;第二阶段则是调任政府部门主抓商务外贸工作近十载。

  虽然浙江大学经济学博士出身的钟山可以算作是不折不扣的学者型官员,但早期在国有企业中担任总经理要职,对其后来主抓商务工作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

  早在2008年,一名商务部政研室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透露,严峻的外贸形势引起决策层的高度重视。而此时调任这样一名外贸系统地方官员出任商务部副部长,或暗合了商务部的某种重视和期待。

  多次提及“外贸依存度”概念

  2008年是国际经济金融形势最为动荡的一年,也是钟山从地方调任商务部的第一年,对于他而言,或许有一种临危授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据接近商务部人士透露:“在国际外贸形势不明朗期间,挖一名地方官来商务部担任要职,并不多见,可见中央对于钟山同志的认可。”

  在其主政商务工作期间,“贸易依存度”的概念曾被多次提及。钟山认为,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对外开放纵深推进,对外贸易长足发展,外贸依存度也不断上升,如何正确认识外贸依存度问题,将关系到今后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政策取向。

  外贸依存度,也叫对外贸易系数或贸易密度,最普遍的计算方法是进出口总额/GDP,它是衡量一个经济体对外开放程度大小的指标之一。一般说来,外贸依存度越高,意味着参与国际竞争和国际分工的能力越强,反之亦然。

  钟山曾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指出,我国外贸依存度的上升,与我国比较优势和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基本一致,本质上反映了我国国际竞争力不断提高,表明我国在国际分工体系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而“贸易依存度与经济风险无必然联系”也是钟山多年外贸工作经验中得出来的一个重要结论。

  钟山曾表示,国际组织从来没有把外贸依存度与经济风险挂钩,德国、韩国、加拿大等国外贸依存度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不能就断言这些国家存在经济风险。其次,从国内情况看,虽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外贸依存度不断上升,但累积形成的综合实力也逐渐提升,经济抗风险能力相应增强。

  钟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强调,我国正处在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国内外形势的变化要求我们必须用全球视野和战略思维来思考定位我国外贸的发展。

  相关链接

  霍建国:制度创新是外贸发展首攻关卡

  每经记者 张雯 每经编辑 陈星

  披荆斩棘又一年,中国的外贸工作在新形势下面临向新而生的动力需求。

  商务部新任部长钟山有着丰富的外贸从业经验,被业内誉为“外贸实干家”,他曾提出,外贸要保持战略定力,把工作着力点从短期的增长快慢转移到长期的结构调整上来,着力培育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外贸竞争新优势。而在外贸发展方式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制度创新成为首道必攻的关卡。

  中国的外贸在过去三年走过了一条怎样的发展线路?政策发力都击中了哪些鼓点?波谲云诡的国际环境下,今明两年的外贸政策又将出现哪些转向?就此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

  NBD:过去三年外贸政策的发力点主要集中在哪几个领域?

  霍建国:过去三年国际经贸形势面临艰难发展局面,全球贸易增长持续低于全球经济增长,中国面临着贸易保护主义上升和贸易摩擦加剧的双重压力,同时也面临着制造业成本上升和部分劳动密集型加工贸易项目流失的挑战,实体经济发展困难对外贸出口有着直接的影响。

  从政策应对的角度看,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一是积极采取贸易便利化措施,降低海关和质检的通关成本,减轻企业负担;二是责成进出口银行和信保公司加大对外贸企业的服务力度;三是积极开拓外贸出口增长的新模式,发挥跨境电商出口的积极作用,有效的带动了进出口贸易的增长;四是全力支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促进外贸,优化产品结构;五是鼓励企业积极开拓国际市场。

  NBD:如何评价这些政策的效果?

  霍建国:这些政策对稳定外贸增长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对高附加值产品出口的鼓励政策以及对贸易便利化和有关开拓市场的支持政策,企业仍希望继续加大力度。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外贸出口所产生的积极变化,一是高新技术产品出口的比例已经有所上升。二是以珠三角一带为主的加工贸易出口逐年回落的势头已有所趋稳。三是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品出口已形成了稳定增长局面。

  NBD:针对当前外贸形势应采取哪些政策?今明两年将在哪些领域发力?

  霍建国:从当前形势看,外贸的增长仍面临困难,中美贸易仍存在潜在的摩擦风险和矛盾。全球贸易保护主义上升对贸易增长带来新的挑战。

  中国未来几年应在以下几方面加大开拓力度:要继续加快落实贸易便利化措施。在落实单一窗口的通关制度方面,在原有试点的基础上加快普及落实,以此形成对外贸出口的制度性创新,并形成外贸出口增长的新动力。要高度重视并做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工作,特别要注重发挥好工程承包项目对出口的带动作用。要高度重视并利用好已同我国签署海外自贸协定国家的贸易发展机遇。至少应避免同我国有自贸协定的国家和地区形成新的贸易逆差,应主动扩大同这些国家地区的双边贸易,全力拓展贸易增长的空间。要高度重视并发挥好海外投资对出口的带动作用,包括充分发挥各种经贸合作形式对出口的带动作用,以此形成出口增长的新空间。


版权所有 © 北京盛华博智信息技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68840号-2